返回列表

2015-05-31

【对话】Dominique Stöckli先生

dominique1

Dominique Stöckli先生是理诺士服务年限最长的员工之一,他早在1987年就已经来到理诺士工作了。在那个时候,理诺士还叫理诺士酒店和旅游学校。当时Stöckli是助理老师。除了教学,他还一直在坚持深造,目前他正在日内瓦大学攻读成人教育课程的研究生学位。

您在到理诺士工作之前还有什么其他工作经历么?

我的背景是糕点专业,来自一个糕点世家。我妈妈那边,我是糖果师第四代,而从我爸爸那边算,我是第四代烘培师。

您怎么看您的工作呢?

一个教室和烘培坊的区别就是面对面的互动,我们一起在同一个空间工作。我演示给我的学生看该怎么做事情。

有时候我觉得自己就像个厨房里的恐龙一样。因为一个匠人需要精研某一方面的能力,然后才会去学其他东西。这就意味着很多时候,你是在不停地重复。在不停地实验和错误之间,你还需要不断地思考。原则就是先动脑,再动手。

我做过两次学徒期的教学。

一次是学习烘培,另外一次是学习糖果制作。最大的问题是,这个教学课时只有两周,所以过程有点困难而且你也知道他们将来不会在厨房工作。但是他们需要知道这厨房工作会有多难,如果你知道有多难,那么你以后就不会以老板的身份冲到厨房,要求下属在10分钟内做出来一个可颂面包。我的学生们在学习的过程中,学会了设身处地,学会了理解大厨,厨师和其他厨房工作人员。

您觉得您在学生的职业发展当中扮演什么样的角色呢?

我可以被看作是他们的父亲,一个老师,一个烘培大厨。一个懂知识的人。最有趣的部分就是创意。学生们通常不具备技术上的能力但是他们常常有非常棒的想法,而这些想法需要被引导。我们常常说年轻人有创新的意思,但是你要知道,只有创新是远远不够的,你还需要知识。所以我会和我的学生们一起创造出他们的想法。这是一个教学相长的过程。

dominique2

就在我们做这个采访的时候,Stöckli先生以前的一个印度学生Pooja Rao正巧走过来。她对于Stöckli老师是这样评价的:

– 我从Stöckli老师身上学到了很多。每次我想尝试的时候,他总是让我放手去试并手把手教我。他就像是一个爸爸。如果我有机会可以留在理诺士工作,我想我会留下,前提是要留在烘培这个团队里面. (笑声)

– 你可以在这里工作啊。我退休的时候,你就可以来替代我了。

– 这不可能.

– 这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情。长江后浪推前浪,总有一天,学生会超越老师。

然后大家都笑成一团,然后Pooja走了。我们的采访继续。

这么多年,您觉得理诺士有变化了么?

老师们其实都还是这些人。我们这里一直都有做巧克力的机器,有做冰激凌的冰激凌机,但是学校确实是在成长。对学生来说,在学校工作越来越是一个挑战性的工作量。

以前我们一般每天只上一道甜点,每个学生都要独立完成一个甜点的制作。以前我们也会学习烘培理论。下午轮班的团队会做面包和甜点。这是实打实的工作,需要一个计划,给产品标签,冷餐等等。对于老师和学生来说都是非常复杂的一个过程。

那哪些是一直以来没有改变的?

老师和学生的关系一直没有变。一直以来,让我始终在理诺士工作的最大原因就是学生。这个工作给我带来极大的快乐,而这些都是来自于我的学生们。

你觉得你的学生们觉得你是怎么样的人?

通常在认识我一个小时之后,他们就会明白我是一个非常直接的人。不要奉承拍马,这不是我的菜。我怎么想的,那我就怎么说。五分钟以后,我就忘记我说过什么了。我们继续干活,不要让事情变得复杂。我可以很严厉但是也可以很友好。这取决于你的处事方法。事情结束了就是结束了,我不会心里暗存不满什么的。

有时候事情做砸了,怎么办呢?你怎么样鼓励学生继续努力,达到目标呢?

我举个例子吧。我们做玛芬有时候会有些问题。玛芬里面放的面粉不够或者中间一团粘在了一起。那我们是不是就这么扔了呢?当然不是。我们把这些蛋糕原料放在模具中冷冻起来。他们看上去就像花儿一样。一周以后,我们又会给这些面粉花上色装饰,让他们看起来非常好看。可是你只能用技术手段尽力挽救你的错误。我不介意错误,但是懒惰,粗心不是错误,你需要跟我一起认真工作来避免这些事情的发生。